<blockquote id="cw9v3"><acronym id="cw9v3"><button id="cw9v3"></button></acronym></blockquote>

    <strike id="cw9v3"><video id="cw9v3"><acronym id="cw9v3"></acronym></video></strike>

    <object id="cw9v3"></object>

    1. 住戶常做法事
      2020-07-24 15:45
      來源:未知
      點擊數:           

      在媒體曝光的各地違建案例中,一方面,諸如“違建存在數年之久”、“居民舉報多年未果”的現象讓公眾質疑相關部門不作為;另一方面,“城管查處屢遭閉門羹”,“業主無視拆違令”,“違建拆除后偷偷復建”之類的現象又反映出“違建易、拆違難”的執法尷尬。

      從標語的內容可以看出,民眾的質疑與追問并未隨著違建的“一拆了之”而煙消云散。但是,對于高聳頭頂6年之久的違章建筑,居民將拆違訴求寄托于媒體,也反映出他們的維權困境。

      從法律層面來說,“違建”是指未取得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或者未按照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的規定進行建設的行為。對于違建的相關處罰可以參照的是2008年開始施行的城鄉規劃法,但是,在該法第六十四條對于三種違建情況的處罰措施中,其中處罰力度最大的也不過是“沒收實物或者違法收入,可以并處建設工程造價百分之十以下的罰款”。

      在蘇州,矗立于市區的三香大廈樓頂上有一座“蘇州園林”式別墅建筑,市民舉報6年無果,堪稱“蘇州最牛違建”;在深圳,南山區一處千萬元級的樓頂豪宅也被曝出建有“空中廟宇”,住戶常做法事,香灰不斷;在湖南衡陽,近2萬平方米的家居廣場樓頂,更有25棟別墅整齊地排列著,極為壯觀。此外,上海、武漢、洛陽等多個城市也先后曝出姿態各異的違建案例。

      支振鋒還指出,除了完善法規、嚴格執法,改變如今的拆違之“難”,還應改變拆違過程中政府部門之間的“九龍治水”局面。

      北京“最牛違建”曝光之后,高聳城市上空的各式違章建筑頻頻見諸報端。千姿百態的空中樓閣引來公眾圍觀驚嘆之際,“空中釘子戶”為何在全國范圍內瘋長難除,值得反思。

      違建高聳頭頂多年,為什么遲遲沒有拆除?有千百種手段野蠻強拆合規合法的住宅,怎么就沒有一個辦法強拆違規違法的建筑?拆違為何總是媒體先行,違建監管到底由誰擔當……

      8月15日開始,備受關注的北京人濟山莊“空中違建”進入拆除階段。隨著這座存在了6年之久的空中樓閣被拆,樓頂違建再次成為社會關注和熱議的話題。

      事實上,從北京人濟山莊違建業主張必清開始,近期每一起空中違建曝光之后,“最牛違建”背后的“最牛業主”往往都被網友全面起底。違建業主身份非富即貴,也進一步加劇民眾對于違建橫行的憤慨。

      違建擠占公共資源,造成安全隱患,小區居民是直接受害者,但是面對拆違所需的“環環相扣”,他們往往又是維權的弱勢一方,對于拆違的久拖不決或者不了了之,他們也只能忍氣吞聲。

      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所副研究員支振鋒在接受中新網記者采訪時表示,一方面執法存不嚴,一方面處罰又較輕,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違建現象屢禁不止,甚至出現拆除后復建的現象。

      正如專家所言,針對違建之風,日前,北京市進一步明確了居住區違法建設查處和拆除的五大步驟,包括聯合認定、凍結房產、約談教育、媒體曝光、強制拆除。在這五個步驟中,一座違建從發現到拆除,就涉及到城管執法、規劃、住房城鄉建設、國土等多個政府部門。

      在北京市民還在駐足仰望人濟山莊“最牛違建”時,該小區居民就再度反映,小區其他幾棟樓樓頂也有加蓋的違章房屋,“只不過沒張必清蓋得這么顯眼!睂Υ,北京城管方面已表示,已經開始對居民反映的情況進行調查取證,以確認違建的具體情況。

      獨踞26層高樓樓頂,面積約1000平方米,葡萄架、假山俱全……這座北京城區的空中違建,因其規模之大存在之久而被網友稱為“最牛違建”,其業主張必清也一時成為“坊間名人”。但自這個空中樓閣被媒體曝光之后,從北京到全國,一時間,一座座更高、更大、“更!钡倪`建案例集中見諸報端。

      8月19日上午,北京備受關注的人濟山莊“樓頂別墅”開始拆除陽光房,預計幾天內將拆完,而樓下已經開始搭建的腳手架防護欄工程也已過半。圖為工人正在拆除玻璃房。中新網記者 金碩 攝

      “違建現象在農村、城中村中都存在,但是‘拆違難’卻往往突出表現在一些別墅區或者高檔小區。這些違建業主多是持有廣泛社會資源和特殊權力的人,能為違建找到‘保護傘’!敝д皲h說,違建中的特權因素,一定程度上造成執法部門的不作為或者選擇性執法。

      對于違建泛濫的探究中,違法不究、執法不嚴、處罰較輕一直被認為是違建多發的原因之一。在人濟山莊樓頂違建拆除中,北京城管部門稱,因業主已經開始自拆,即使15天拆不完,也不會再進入強拆程序,同時也不會罰款。這一說法就民眾抱怨“處罰太輕”。

      支振鋒建議,社區應該建立自主的自治組織,提高社區意識,加強監督檢舉,對于久拖不拆的違建以及相關部門的不作為,進行集體維權。除此以外,支振鋒還分析,解決拆為難、維權難還需要通過法律鏟除違建中的“特權”。

      網絡上,民眾對于全國范圍內擴散的“違建新聞”質疑不斷,面對輿論壓力,一些地方政府開啟緊急整頓、部署拆違,輿論也開始反思,一處處“空中釘子戶”屹立不倒的癥結到底何在?

      隨著越來越多的空中違建被曝光,民眾對于違建的舉報量也“爆棚”。以北京為例,據北京市城管執法局指揮中心統計,從8月12日至8月18日,一周內違法建設舉報同比上升62%。

      在對“最牛違建”的反思聲中,有評論指出,打特權才能拆違建,而清除特權,又必須首先公正法律。只有法律平等地對待每個人,不理會其身上依附的權力大小,才能平等制約社會成員的行為,被侵害方也才能勇敢地拿起法律武器,挺身保護自己的和公共的利益。

      “多頭管理造成的后果就是其中一個環節拖延,整個拆違工作就停滯,此外發現違建之后,誰該管、誰能管,分段管理也導致責權不明!敝д皲h稱,如何整合拆違力量,明確監管責任這也是解決當前“拆違難”的一道必答題。

      隨著輿論對北京“空中違建”的集中關注,人濟山莊小區居民也在小區聯合掛出聲討“最牛違建”的標語:“堅決支持各大媒體對小區違建的曝光,強烈要求追究放縱違建的相關單位和人員的責任”。

      在媒體曝光的系列案例中,可以觀察,違建現象出現之后,小區物業方面最容易發現,但因沒有執法權往往有心無力,一些物業為了牟利甚至還與業主聯手違建;面對違建舉報,城管方面雖然負責執行環節,但對于是否屬于違建,又需要等待規劃部門的認定。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burlken.com網賭機器人規律_網絡棋牌機器人_手機網賭機器人版權所有

      被水电工侵犯的人妻在线,色综合亚洲久久综合,丰满岳乱妇,美女网站免费观看